一个万亿级的综合能源服务大市场
发布者:dxh | 0评论 | 694查看 | 2020-01-17 18:20:48    

2020-2025年,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将进入快速成长期,市场潜力将从0.5万亿-0.6万亿元增长到0.8万亿-1.2万亿元;2035年步入成熟期,市场潜力在1.3万亿-1.8万亿元。


这是一个万亿级的大市场。一个将能源销售服务、分布式能源服务、节能减排及需求响应服务等三大类组合在一起的新型能源服务模式。


什么是综合能源服务?


综合能源服务是指将不同种类的能源服务组合在一起,即将能源销售服务、分布式能源服务、节能减排及需求响应服务等三大类组合在一起的能源服务模式。综合能源服务是在国内刚开始发展、有广阔前景的新业态,它意味着能源行业从产业链纵向延伸走向横向互联,从以产品为中心的服务模式转向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模式,成为实现国家能源革命的新兴市场力量。


综合能源服务通过泛在电力物联网应用,充分发挥电的枢纽作用,实现多种能源系统的统筹管理和协调优化,推动多能互补,实现能源精细利用,提升社会整体能效;构建大电网和用户间的“缓冲带”,适应产销一体化发展趋势,平抑多元化、个性化能源需求下能量流的快速波动,挖掘和提升电网服务资源利用效率,实现与电网业务协同互补。


为适应能源发展新形势,抓住新的商业机遇,抢占新一轮产业发展制高点,能源企业纷纷布局能源互联网、智慧能源、多能互补、能源微电网等项目,加快向综合能源服务转型。在政策、市场、技术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综合能源服务正由概念导入、项目孵化迈向市场验证阶段。综合能源服务正成为能源企业跨界竞争的主战场,既是非电企业涉足电力市场的入口,也是电力企业进军非电力市场的出口。


以国网发布的《推进综合能源服务业务发展2019-2020年行动计划》为例,国网计划在引领能源新技术应用,统筹布局综合能效服务、供冷供热供电多能服务、分布式清洁能源服务和专属电动汽车服务等四大重点业务领域,完成22项关键技术设备研发,建成20个重点示范项目。建立前端开拓与后台支撑、高度协同的市场化运作体系,健全人、财、物市场化管理机制。开展混合所有制试点。2019年、2020年分别实现综合能源服务业务收入95亿元、190亿元。


综合能源服务典型案例


一、国网客服中心北方园区综合能源服务项目


天津的国网客服中心北方园区综合能源服务项目,已经实现了绿色复合型能源网建设与智慧服务型创新园区建设,并取得绿色建筑标识认证。园区以电能为唯一外部能源,通过建设光伏发电、地源热泵、冰蓄冷等多种能源转换装置,并创新性地使用光伏发电树、发电单车以及国内首个应用于工程实践的发电地砖等,规模化高效应用区域太阳能、地热能、空气热能4类可再生能源。绿色复合能源网运行调控平台主要包括光伏发电系统、地源热泵、冰蓄冷、太阳能空调系统、太阳能热水、储能微网、蓄热式电锅炉七个子系统,年效益总计达987.7万元。


二、天津北辰商务中心绿色办公综合能源示范工程


北辰商务中心绿色办公综合能源示范工程,是天津唯一的国家级产城融合示范区。该示范工程由国网天津城东公司负责规划、设计,利用商务中心屋顶、停车场及相邻湖岸等场地资源,建设了太阳能光伏发电、风力发电、风光储微网、地源热泵、电动汽车充电桩五个系统,及一个综合能源智慧管控平台。该项目实现了多种能源互联互补、管控平台优化调控,能效比达到2.38,综合能源利用效率提升19%,新能源自发自用、储能系统、地源热泵以及综合能源管控平台的智能控制成效明显。


三、安徽苏滁现代产业园综合能源服务试点园区


6月14日,国网安徽综合能源服务有限公司、国网滁州供电公司与苏滁现代产业园签署综合能源服务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就苏滁现代产业园电网规划建设、能源供给、综合能源服务等方面达成战略合作,标志着安徽省首个综合能源服务试点园区成立。国网安徽综合能源服务公司将从能源总体规划着手,以京东大数据中心等园区企业全能源供给为落脚点,全面实现园区用能清洁化、智能化,提高能源综合使用效率。该公司与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的高校合作,已经在氢能电站、分布式储能、水上电力等能源应用领域取得进展。


四、江苏无锡红豆工业园综合能源服务项目


江苏首个园区综合能源服务项目落户红豆工业园,红豆工业园开始“享受”到无锡供电公司的综合能源“私人定制”服务。通过能源规划设计和多能互补协调优化系统,实现对园区整体能源管理、提高园区整体资源利用效率。项目年度节约电能消耗可达2104万千瓦时,折合标准煤7364吨,减排二氧化碳1.9万吨。在取得显著社会效益的同时,还有明显的经济效益,项目总投资约1400万元,预计3.5年就可收回投资。预计到2020年,该企业清洁能源占比提升至15%,单位产值能耗下降8%,综合用能成本降低10%。


五、江苏常州天合工厂智能微网项目


天合光能常州工厂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光伏产业园内,园区于2008年4月正式挂牌。常州天合工厂智能微网项目,一期计划在东南厂区,结合工厂用电、用冷、用热需求,整合燃气分布式、水蓄冷、储能,建设EMS能源管理平台,对东南区负荷进行实时监控、有效调节,通过节能管理、改造,优化调整电源结构,提升能源价值、降低用能成本、增强供能灵活性和安全性,从而建立清洁高效的能源体系,推动天合光能的进一步发展。项目总投资1.5亿元,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燃气分布式装机6MW,储能装机1MWh,EMS能源管理平台接入厂区已建设的0.9MW光伏。


六、江苏同里综合能源服务中心


10月18日,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打造的同里综合能源服务中心建成投运,多能综合互补利用项目、高温相变光热发电、预制舱式储能系统、微网路由器、“三合一”电子公路、被动式建筑等15项世界首台首套能源创新示范项目悉数亮相,展示先进能源技术,形成低碳智慧能源利用模式,指引未来能源变革重要方向。项目建成后,整体构成“电网为平台、多能互补、智能配置”的新型区域能源互联网,形成一个集能源生产、服务、展示、研发、办公等为一体的江南水乡绿色低碳园区。


七、江苏苏州协鑫六位一体能源互联网项目


江苏苏州协鑫六位一体能源互联网项目已于2015年1-3月陆续投运,该项目采用协鑫“六位一体”微能源网技术实现综合供能,苏州协鑫工业研究院一期建筑面积19515平方米,试验办公楼总用能需求(电力、空调用冷用热、卫生热水)计算负荷约3000KW左右、比常规能源配置节约2000KW左右。屋顶光伏已于2015年1月底投运,屋顶光伏可提供350KW的电能;天然气内燃机可提供400KW电能、400KW热(冷)能,并配套100KW储能、风光互补、电动汽车、微电网、LED等多项能源技术,具有创能、储能、节能、绿能、微能、多能的突出特点,自供能率超过50%,整个建筑节能达到30%以上。


八、浙江滨海新区综合能源服务示范园


4月29日下午,国网宁波市奉化区供电公司与奉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立浙江省首个综合能源服务示范园。根据协议,今后双方将重点围绕滨海新区的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运维、企业用电技术服务、分布式光伏建设、电力设施建设运维、能源资源综合利用、园区企业能效提升等一系列综合能源服务项目开展合作,为企业定制个性化综合能源服务方案,降低企业用能成本,提高用能安全和效率,全面满足园区企业多元化用能需求。以宁波市信泰科技有限公司为例,原打算安装一台成本16万元左右的250千伏安变压器,经过综合能源服务分队现场查勘后调整了用电方案,只需支付每年一定的设备租赁和代托管运维费用,初始投资减少了近15万元。


九、湖南株洲轨道智谷园区综合智慧能源项目


2018年10月31日下午,中广核新能源湖南分公司与株洲轨道交通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风电事业部就株洲轨道智谷园区综合智慧能源项目签订三方协议,株洲轨道智谷园区是石峰区打造的重点园区,该园区综合智慧能源项目是省市两级重点建设项目。园区总投资12亿元,其中建设总投资约1.7亿元,计划在园区内新建综合智慧能源站,具体包括:燃气三联供、离心式冷水机组、空气源热泵、屋顶光伏、景观风电、充电桩及配套储能。


十、广东东莞松山湖综合能源项目


位于东莞的松山湖综合能源项目是南方电网公司首批综合能源示范项目,将建成投产第一个由电网主导、冷热电多能供应、耦合交直流混合微电网的综合能源站。目前,第一个三联供能源站已经开始建设,通过“电网+综合能源”的供能方式满足其冷热电的需求,同时将在此处打造智慧楼宇、交直流混合微网等示范点,该项目预计今年年底完工投产。该示范区的规划目标在2018年完成存量智能分布式改造,用户平均停电时间少于50分钟,争取完成松山湖分局智慧楼宇能源站建设,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比超过13%,单位GDP能耗少于0.149吨标准煤/万元。


十一、广东江海宏达兴中心综合能源服务示范基地


7月18日,江门江海供电局联合广东宏达兴综合能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江门市得实计算机外部设备有限公司得实公司,共同签订综合能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打造广东首个县区局综合能源服务示范基地。根据协议,江海供电局联合宏达兴中心为得实公司量身定制组合套餐,在综合能源服务、新能源储能和电动汽车充电站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该局联合宏达兴中心先期实施“空调机房冰蓄冷改造”和“容转需服务”两项综合能源服务,企业用冷成本将下降35.9%。通过全电信息管理系统及云服务合理分配企业用电负荷,该局实施容转需服务为企业节省基本电费。经测算,项目总投资约480万元,每年将为得实公司节省费用约155万元。


综合能源服务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制约当前综合能源服务业务发展的主要因素是该类项目的经济性较差。首先,综合能源服务涉及多种能源供应,业务之间基本是物理叠加,融合的有机性较差,不能取得范围经济效应,特别是更多地加入了可再生能源,并加入了很多新业态,较传统能源供应成本增加。其次,能源终端价格有“天花板”。一方面,政府层面要求降低能源价格,降低民生和企业用能成本,提高经济的活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在能源“变绿变智”的过程中,能源价格相对固定,增加的环保成本并没有传导给终端消费者,无疑降低了整个能源系统的经济性。再次,供热供冷管道等能源基础设施投资巨大,并且存在传输损耗,供热、供冷半径过长问题,综合能源服务在发展初期业务规模有限,不能充分发挥供能网络的规模效应,影响成本回收周期。最后,项目的资源条件和地方政策也直接影响项目的经济性。


项目投资回报具有不确定性,影响企业投资积极性。一方面,园区内企业的平均寿命短,影响投资决策。以微网项目为例,一般以25年生命周期测算收益,燃机、光伏均按25年正常运行测算,若电价不变,项目整体收益率满足12%~13%,每少运行一年,项目收益率就会大幅下降。若服务企业短期内倒闭,在硬件已投入的前提下,投资收益就没有保障。另一方面,能源费用拖欠问题严重。尤其是民营企业在电费收取上存在一定难度或是滞后性,甚至是赖账,导致企业收益没有保障。其次,电网企业在投资上也存在一些限制,如国网系统实施主体以省级公司为主,但根据规定省公司仅有1000万元投资权限,综合能源类项目投资金额一般较高,自主投资决策权限不足制约了市场参与能力。再次,多能互补类项目小且新,不符合银行的融资要求,导致项目落地存在困难。


综合能源服务能否顺利推广,技术上存在两大关键因素。一是解决可再生能源接入问题,需要储能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储能可以平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波动性,起到调峰调频的作用,但目前储能技术仍存在储能容量小、经济性较差等问题,不能大规模普及,直接影响综合能源服务业务的推广。二是解决多种能源的调度问题,需要多能管理协调控制技术的重大突破。如何管理各种能源、各类负荷调节,协调运行很关键。当系统由多个微电网组成,形成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微电网群时,如何协调控制和互补运行,将成为巨大的技术挑战。


注:本文综合自能源研究俱乐部《国内综合能源服务发展现状调研》、能源杂志《综合能源服务的万亿市场》等文章内容。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